💎古小彦💎

本丸日常——高低床

审神者正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场合。
  是的,她在缩在高低床的上铺,愁云惨淡的看着很“遥远”的地面。
  事情是这样的:她一时兴起买了个高低床,当然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很是正常。看着漂亮的高低床,她有一时兴起爬了上去,然后,她下不来了。
  笑什么笑!这很好笑吗!
  少女委屈巴巴的蹲在上铺,近侍长谷部被打发去隔壁本丸,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可谁能发现卧室自己的困境啊!!!
  终于,冒着被一大堆刀剑围观的风险,少女清了清喉咙,仔细听着门外的声音,嗯,有脚步声,大约是一个人。
  “那个……外面的刀?”少女试探着出声,“可以进来一下吗?”
  外面的脚步声停下,看来是听到了。
  少女长舒一口气,等着门被推开。
  随着门一声轻响,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小小的室内蔓延开来。
  这这是……今天新来的那个刀?次郎的哥哥?太郎太刀?少女想白眼一翻直接晕过去,真是在新来的刀面前丢尽脸了!他以后会怎么看自己这个主人!
  率先打破尴尬的是太郎,他看着面前缩在床上的一小团,开口“主上?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额……就是我现在这个处境……”少女结结巴巴解释了自己的意图。
  太郎听完这个“困境”后,观察了一下床铺扭扭捏捏的少女,提出一个建议“你先坐到梯子口,然后慢慢下来。”
   少女依照太郎所说,将两条腿探出床边,颤颤的搁在梯子上。
  “然后……转身。”太郎也来到床边,以壁咚的方式扶着梯子。
  “我……”少女白嫩嫩的腿在太郎眼前晃着,一只小脚丫踩在一阶梯子上,整个人慢悠悠移动着重心。
  “根本做不……啊!”少女支撑脚一滑,紧紧闭上眼,等待着疼痛感传来。
  砰……一声闷响,少女跌入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
  哎?少女抬头对上太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才发现自己双臂紧紧缠在他脖子上,双腿盘在他腰间,而太郎一双手则是环住自己的身体,防止自己摔倒地上。
  “啊……得救了。”少女感动地几乎要流泪。还好来的是这个190+的家伙,要是萤丸什么的……
  少女胡思乱想着,却不觉面前太郎的耳根已经通红,面前少女温暖的吐息喷在自己脖子上,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少女温软的躯体就在自己的怀抱里……
  “谢谢你啊,太郎。”少女松开手脚,太郎后知后觉的收回自己的手,似留恋的虚握了一下空气。
  “不用谢,主人。”
  这时门再次被打开,从隔壁丸回来的长谷部一脸错愕,“太郎你怎么在这里?主上?”
  “啊啊没事,”少女显然不想提及自己愚蠢的事迹,从太郎眨眨眼,“我没事了,谢谢哦。”
  太郎看着眼前笑的灿烂的少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看来,在这个凡世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发生啊。
❤❤❤❤❤❤❤❤❤❤❤❤❤❤
事实是我刚刚去自家床上拿东西,下来的时候磕到腿了。悲愤之下写点什么安慰自己。

很好,这样太郎和次郎就团聚了!

【脑洞向】你要成为审神者吗?阴阳师小姐②

极其智障的脑洞文
ooc预警!!
大约只是满足我成为欧洲人的梦想瞎写写的 随时坑╮(╯▽╰)╭
女婶向 大约没有感情线?
内含阴阳师
以上能接受就开始吧👆
——————————————————————
身着浅蓝底布樱粉碎花小振袖的少女,专注地看着案上的今日行动状,右手提着毛笔,手背轻轻抵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嗯……墨汁在纸上歪歪扭扭写下几个名字,接着少女搁下笔,吐了口气坐直身体,耳畔的一缕青丝随着身子晃了晃。
  “呐,今天的出征名单。”
  长谷部接了行动状离开后,少女立刻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来到这个本丸也有三四天了,她已经对于安排每日出征、内番之类的事物挺熟练了,也见过不少付丧神了。只是……这个本丸的前主人到底为什么要离开这里,自己为什么会被以这种方式被选中,狐之助也没有告诉自己。
  扭头看了看身后在仔细擦刀的华丽绀色和服式神(参见妖刀樱雨刀舞皮肤),少女起身到,“我出去转一转哦。”
  啊——真漂亮的庭院啊,少女眸中流转着笑意,一蹦一蹦的沿着回廊走着,美丽的本丸让懒癌如她也愿意花时间逛逛呢。
  咦?那不是——
  “小狐丸!”,还有“三日月殿!”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着三日月就总会矜持一些,大约是对老年人的尊重?(pia飞!不过是慑于爷爷的美貌罢了!)
  “哈哈哈,是主上啊。”三日月端着茶杯笑了起来,眼里的新月闪过愉悦之色。
  小狐丸却看着少女拖在脑后的长发,“啊,小姑娘散着头发可不好啊,要好好梳梳啊。”
  作为手残一枚,少女会的发型只有普通马尾,然而实在不配这身和服,再加上她懒……所以……
  “那么小狐丸帮我梳吧!”少女笑嘻嘻的在小狐丸面前蹲下,提出要求。
  小狐丸纵容一笑,从怀里掏出梳子,“想要梳成什么样?盘起来?编辫子?”
  白色梳子从乌黑的发间梳过,花香混合着茶香弥漫在空中。
  “要不要尝尝茶点,啊,有好吃的茶点真是幸福的事啊。”三日月拈起一块团子,笑着看向少女。
  “好美……啊,好啊!”少女被面前超好看的脸弄的恍了神,忙应声,耳根有红晕悄悄爬上来。
  努力嚼着嘴里的团子,少女默默感叹着为什么这年头的老年人如此美貌啊,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好了。”脑后听见小狐丸说到。
  少女摸了摸整齐盘在脑后的头发,啧啧称赞,一边称赞一边顺手抓来狐丸超舒服的毛撸着。
  小狐丸纵容少女趁机摸自己的头发行为,同时不知从哪摸出一只木质簪子,上头还挂着一个很眼熟的金穗穗。
  “哎?这个是?”少女惊喜的看着这个一看就是自己做的小东西。
  “哈哈哈,”三日月放下茶杯,“算是我们老年人送给主上的礼物吧。”
  少女一脸兴奋的低头,让小狐丸把簪子别进发间,“真的好好看啊,谢谢你们哦。”
  “那么——我去继续‘巡逻’了!”少女站起来,耳边金穗子跟着晃荡着,“明天也要帮我梳头哦,小狐丸。”
  巡逻中的少女突然想起来一点,“说起来,还不知道大家对于前主的看法呢?”
  正思索着转过一个回廊,一个白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面前,伴随着“呼啦!”一声。
  吓!少女捂住自己乱跳的小心脏,看着面前的白被单,“山姥切……不对,鹤丸!”
  这个被单看起来比被被平时披的要白……没有破损……重点是被被才不会突然窜出来吓自己!
  “呀,是主上啊,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喜。”被单里冒出一张白的发光的脸。
  呵呵……少女咬牙切齿的笑着,举起一只拳头,“那么作为惊喜的回礼!”
  —啊哈哈哈,快跑!
  —鹤丸你给我站住!我要把你揍成废鹤!
  今天的本丸也很热闹呢。
——————————
本来想这篇写冲田组的,结果……
非婶咸鱼躺:爷爷啊啊,爷爷的美貌啊啊啊
对不起我的清光小宝贝

婶:一期尼的肉体!啊不!真剑必杀!!!
     药研,我需要手入!
药:拒绝。(推眼镜)

今天份的锻刀!
可是,小乌丸什么时候会来呢??
被pia飞~做人要知足!

【脑洞向】你要成为审神者吗?阴阳师小姐①

  极其智障的脑洞文
ooc预警!!
大约只是满足我成为欧洲人的梦想瞎写写的 随时坑╮(╯▽╰)╭
女婶向 大约没有感情线?
内含阴阳师
以上能接受就开始吧👆
————————————————————————

面前是一颗极其美丽的大樱花树,花瓣在午夜时分簌簌落下,其中几片落在树下少女的发间,如同梦境一般美丽。
  越过樱花树不远处,便是那座堪比大奥的和式建筑。看不到尽头的蜿蜒折廊,数不尽的房间,宽阔而精美的庭院,“这……果然是天堂啊!”少女破坏气氛地大叫起来,几乎快流下两行热泪。
  “天堂……是什么”?一道低低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少女应声转头,看向那个全身披着黄色甲胄提着长刀的面瘫少女,露出了似缅怀似心痛的表情。
  啊,这就是她唯一的SSR,妖刀姬。至于为什么游戏里的式神会出现在这里,据狐之助解说是“为了补偿阴阳师小姐,可以允许将曾经的式神带入本丸,能带入的数量由审神者大人多余的灵力决定。”
  也就是说,以她的目前的能力,只能将一位带入这个时空,所以她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唯一的SSR。
  不过,很快她就要脱离非洲人的困境,投向新的世界(欧洲)了!
  “狐之助!带路!”少女意气风发的说到。
  在少女脚下的黄金狐狸觉得这个本丸有这样的审神者大约药丸,认命的往前走去,“好的,不过这个时候付丧神们大多没醒……”
  ……
“唔……”少女在软软的床榻上扭动着身体,视野里的金色阳光刺激着眼球……啊,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后就没睡过觉,再听说来的不是时候付丧神们还没起来,又看到这么舒适美丽的卧室,咸鱼属性自然而然发挥作用,不过现在应该上午了吧……
  “大人大人!”一个重物跳到少女胸口,压的她险些断气。
  “狐之助你干什么!”少女揉着自己颇有几两肉的胸口,瞪向面前的狐狸。
  狐之助惊慌失措的跳着,“大人快去看!长谷部和您的式神打起来了!”
  少女听闻夺门而出,就看到不远处草坪上披甲胄的妖刀正在狠狠砍向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男人,大约就是压切长谷部了。
  “住手!住手!”少女跳脚大叫,两人动作一滞,妖刀姬默默收刀站到少女身侧,长谷部则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少女,又看了看她脚边的狐之助,神色突然激动了起来,“主……主上?”
  得到狐之助的确认之后,长谷部几乎是眼含热泪的鞠躬到,“我是压切长谷部,愿随主侧……”
  “停停停……我看过你的资料知道你,但是,我想知道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一番了解后,事情原委也就弄清了:见主心切的长谷部在听说主人今日来到本丸,就迫不及待想来面见,结果在主人卧室门口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危险(手拿40米大刀)的人,问话还不回答,而妖刀姬的面瘫人设又让她难以解释来龙去脉,于是一个护主刀男和一个试图阻止莫名男人进入少女卧室的式神就干起架来。
  大家弄明白彼此身份后,长谷部对主人以及其式神表示了歉意,但是少女总觉得他眼睛在瞟向妖刀姬时似乎带着一点……怎么说?嫉妒?这大约是人设问题?
  “那么……主上,由我来带您参观本丸吧……”长谷部殷切注视着少女。
  “不用了。”这种大约要参观一整天的游览活动太不适合咸鱼少女了。
  “那……召集全部刀剑男士……”长谷部继续提建议。
  “不不不……”少女摆手,她还没做好心里准备一下见那么多人来着,看了看长谷部黯淡下去的样子,她不忍心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近侍的话,就由你来担任吧。”
  长谷部怔怔的看着少女突然的灿烂笑脸,一股久违的感动从心底涌出,“是!我定当为主上肝脑涂地!是手刃家臣还是火烧寺院,请您随意吩咐!”
  嗯……“那么就带我去厨房吧!长谷部。”怎么了?想吃饭有错吗难道你们都不饿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厨房小能手烛台切光忠啊?果然看起来很厉害,这切菜的身手,这味增汤的香味……
  厨房外的小格窗处,少女偷偷摸摸窥视着里面带眼罩的男人,内心由衷赞叹。
  而在她身后的
  长谷部:主上到底在看什么?
   妖刀姬:MDZZ
  狐之助:……
  “哎哎!狐之助!你怎么……”少女发现厨房里突然多了一只狐狸,慌忙跟进去,结果“哎呦!”
  一地一身的菜……少女坐在地上呲牙咧嘴,面前的男人一脸错愕,手里拿着一篓子疑似要扔掉的剩菜,“抱歉……”
  “主上!”长谷部立刻冲进来,扶起少女。
  “主上?啊!非常抱歉……”烛台切恍然,一脸惊慌失措得想帮少女弹掉身上的菜。
  “不用了烛台切,我去换衣服……”少女分外沮丧的阻止了对方的动作,在转身之前恋恋不舍的看了眼灶上冒着白气的锅。
  留意到少女的眼神,烛台切立刻了然到,“过会我做好了饭给您送去,今天有鳕鱼和味增汤。”
  “好哎!”蔫蔫的少女立刻弹跳起来,“那就这么说好了烛台切!”
  “是。”烛台切目送少女和其他人离开,转过头看着一锅冒着热气的汤,不知不觉弯了弯嘴角。
  “新的主上,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

我怕不是要成为亚洲人了?!
以及 千万不要把清光和安定放一起内番 绝对的内番+0啊啊啊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脑洞向】你要成为审神者吗?阴阳师小姐(引子)

极其智障的脑洞文
ooc预警!!
大约只是满足我成为欧洲人的梦想瞎写写的 随时坑╮(╯▽╰)╭
女婶向 大约没有感情线?
内涵阴阳师
以上能接受就开始吧👆
————————————————————————
“QQ萝莉之友!”少女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抓手机的手指却因为紧张而微颤着。
  十连抽,最后一次决定命运的十连抽!少女决定如果再抽不到ssr就卸游戏!
  没错,现在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位17岁少女,除去颓废的咸鱼气质,算得上是面容姣好的美少女。但是——就算皮肤因为不见阳光而白皙通透,她依旧是一位伟大的非洲阴阳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惨叫划破安静空气,少女几乎崩溃的看着手机上的十R连抽。
  再……见……了,阴阳师,少女手指颤抖着往“卸载确认”的方向按去。
  一戳,不动,二戳,不动……
  三戳,就在手指碰上屏幕的前一秒,整个房间陷入黑暗。然后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消失,包括脚下的木质地板。
  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少女的身体失去支撑,在一片黑暗里下坠。
  就在少女快失去叫喊的力气时,视野里出现一片几乎要灼烧视网膜的白花花的光。
  ……
  再次睁开眼,看见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在自己眼前晃,哦,是天花板而已。
  少女坐起来,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这看起来无比宽阔的房间,空荡荡只有中间这张自己躺着的大床,怎么看也不会是自己那个乱七八糟堆着衣服漫画玩偶的小卧室啊。
   “你醒了啊!”一个声音冒出来。
  少女四处张望,却没有人……
  “在下面啊!审神者大人!”声音是从床底传出来的。
  一团毛茸茸进入少女视野,是一只狐狸? “狐之助?”
  “哎哎?大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准备自我介绍的狐狸一愣,跳上床和少女对视。
  嗯…少女虽然一位非洲阴阳师没错,但不巧她唯一的死党是一位欧皇婶婶,自己唯一一只SSR还是她帮自己随手抽出来的。
  狐之助觉得少女似乎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自顾自开始解说“我是狐之助,是时之政府的使者。是这样的,我们一直以来在寻找充满灵力的人当审神者,审神者呢……而最近,因为一些事故,大量审神者无法继续任务,留下没有主人的本丸,政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并且保证战斗力,开始寻找灵力充沛的阴阳师来做审神者。”
  狐之助停下来看着面前一脸呆滞的少女,问道“你愿意成为审神者吗?阴阳师小姐。”
  “……”总觉得是阴谋,不对!自己为什么打破次元壁了! “不……我……”
  “您将接手的本丸的配置是超华丽超一流的!前主人已经收集了全刀帐!是真正的欧皇本丸!”狐之助立刻补充。
  !!!“好!在哪!快带我去!”少女迅翻身下床,动作快出了残影。
  我要成为欧皇了啊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有一期的人了啊哈哈哈哈
就是很激动啊
全350锻出来的!!!

入阴阳师坑大约一个月不到?
手痒画画我寮的式神小姐姐们
(和一个和尚  本来还有般若小天使 但太难画╮(╯▽╰)╭)
如图从左到右 从上到下:
桃花妖(的腿)                草爸爸
白狼  雪女  青坊主   妖刀姬  红叶
山兔            金鱼姬          打火机

实际情况是————
  阿妈在努力摆弄摄像机ing
第一排:
金鱼姬:果然我应该站在最中间! 统一世界吧!
山兔:呼啦呼啦
打火机:拍衣服中

第二排:
雪女妖刀——面瘫冷漠二人组
白狼:怎么还没好,我要去练弓术了……
红叶:(清明路过)清明sama!!!(☆_☆)
青坊主:(ฅ>ω<*ฅ)非礼勿视

第三排:
桃花妖:看我的二十厘米恨天高!
莹草:我要针女(天真烂漫的笑)
        (被拒绝后)
         叮~叮~叮~

阿妈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