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彦💎

总之是条咸鱼,杂食

【脑洞向】你要成为审神者吗?阴阳师小姐 番外

番外.夏秋之会
  “咿呀咿呀,”少女在万樱树下举起小酒杯,“夏天要过去咯!”
  次郎应声举起酒杯,“为夏天干杯!”
  “干杯!”日本号还有不动行光也一起欢呼。
  啊——少女喝完一杯清酒后,啪的倒倒在草地上,晕乎乎的想着这天真是冷的很快呢
  突然一张大脸挡住了她的视线,“咦?长谷部?你也来喝酒吗?”看来是已经醉了。
  长谷部见状跳脚,“主上你怎么能躺在地上呢?这么凉。”视线一转,冲着酒鬼三人组大叫,“你们怎么回事!居然把主上弄醉了!还躺在这种地方!”
  次郎委屈的扁嘴,“哎?我怎么知道主上的酒量这么差,何况美酒解千愁嘛,要怪就怪你竟然让主上那么不开心。╮(╯▽╰)╭”
  长谷部……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不不不!长谷部瞪了次郎一眼,然后努力的把少女搬回卧室。
  必须弄点醒酒汤才行,长谷部这么想着往厨房走去。
  说起来,主上来了这个本丸已经挺久了呢。从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还是冒失但是越来越强大的主人了。
  而且,和别的本丸不一样的是,这个少女的灵力增长之后开始召唤了更多的和妖刀姬一样的式神。真是……让人不爽啊,这些家伙净是给主上添麻烦。
  “咿呀~”
  “(⊙o⊙)哇,好厉害!”
  路过手合室就听到一阵欢呼。
  长谷部朝里面瞟了一眼,看到一群粟田口短刀簇拥着一个举着蒲公英的娇小少女。
  啊,是那个叫做莹草的式神,不知道为什么和石切丸共享“爸爸(
papa)”之名,至于那个与身材形成反差的战斗力……说起来她是不是和萤丸有什么亲戚关系?据说她是一个奶?长谷部表示不是很懂你们阴阳师。
  一进厨房,长谷部就险些撞上一个式神,差点被撞到的小个子式神面无表情的看着长谷部,身后几团鬼火闪了闪,差点灭了。
  似乎是被主人称为“打火机”的式神,据说和烛台切在厨艺方面很有话题,算是不错(不搞事)的一个式神了。
  长谷部很快从厨房端了一碗醒酒汤,打算端给心心念念的主上去。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长谷部感觉到主上的灵力铺面而来,主上真是越来越强大了……不等等,这不是主上的灵力!
  醒酒汤被丢在了地上,长谷部手腕一翻抽出本体,冲进屋内。
  榻榻米上跪坐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他正将手搭在清秋的额上,传送着灵力。
  “你是什么人!放开主上!”
  男人闻声回头,长谷部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呼吸一滞,这个人和主上是长的有七分相像,就连灵力也很相似。
  “长谷部。”男人低低的声音传来,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翻起涟漪,藏于水下的秘密全都翻涌出来。
  哐……是长谷部的本体掉地的声音。
  这个男人是……
主人啊……
  记忆里,自己的主人是一个强大而沉默的人。
  他习惯于把自己锁在房里,长年用灵力遮掩面貌。除了出征之外,几乎不怎么和付丧神们交谈。
  然而,在主人的带领下,他们在各种政府委派的各种任务里拥有着最高完成率,他们的本丸也让所有审神者羡慕。
  但是,在某一天,正好也是轮到自己做近侍的一天,当自己推开卧室的门,空荡荡的卧室里再也没有那道身影,只剩下公案上的一张字条:
  现世任务,去去就回。勿念。
  然后……怎么能做到不思念啊!一直到那颗繁盛永不败谢的樱花树开始凋谢,主人都没有回来。
  然后,再然后,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记得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这个看起来坚强的付丧神已经泪流满面。
  呃……清秋因为灵力的输入似乎已经醒了,她揉了揉太阳穴,在榻榻米上扭了扭身体,缓缓睁开眼睛。
  “!!!”
  清秋看着上方的这张熟悉的脸,目瞪口呆,“哥……哥?”
  “嗯。”
  “……5555555,你去哪了!留下这样一个本丸给我!我很累的!”
  寻夏摸了摸清秋的脑袋,眼里充满歉意,“……抱歉,但是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毕竟是,我的妹妹啊。”
  夏秋相会之际,樱花却开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粉色的花夺目到几乎要灼伤天空的蓝。
“诸位,这段时间我的妹妹承蒙关照了。”寻夏看向门口,长谷部背后已经聚集了不少付丧神,还有清秋的式神。
  “我回来了。”
🌸🌸🌸🌸🌸🌸🌸🌸🌸🌸🌸🌸🌸
啊啊,军训完之后又各种忙啊,终于可以把这篇番外写了!哥哥回来了。
剧情番外到此结束,以后会不会有小甜饼不知道。
暗戳戳的准备开新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