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彦💎

总之是条咸鱼,杂食

刀剑乱舞.此物最相思⑤

all婶向
暗黑本丸 ooc预警!!!
甜虐参半的剧情文?(讲的像你这种脑子能想出什么好剧情一样!!)
👇👇👇👇👇👇👇👇👇👇👇👇👇👇👇👇👇
  加州清光表示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此时此刻,那位很不靠谱的审神者正一脸严肃的和一脸不高兴的江雪促膝长谈。而自己,呵呵,被以“你自己玩去”的类似哄小孩的理由赶出和屋。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推门被再次“哗”的拉开,南国率先走了出来。
  加州清光见状身体绷紧,手也敷在刀柄上。
  “走吧,带我去看看吧。”南国这样说着,表情确是从所未有的严肃和正经,接着她注意到了清光的动作,“哎?你怎么了?要和谁打架吗?”
  清光刚想在心里吐槽,就看到南国身后江雪慢慢的踱了出来,江雪看了清光一眼,说到,“带她去我们那里吧。”
  !!!!加州清光又成功炸毛了,江雪你是不是也疯了!怎么可以!——正试图用眼神传达惊恐的清光,被南国顺手撸了把头上的毛,然后就听到一声,
  “快带路,别磨磨唧唧的。”
  初始刀就没有刃权吗?合着在这篇文里他就是一个负责带路和吐槽的角色吗?
  (是的。)
  磨磨唧唧的(划掉)加州清光在确认江雪左文字不是脑子坏掉了后,不情不愿的将南国领到一座偏僻的小院门口。
  “呐……就是这里。”
  南国看着这个偏僻而破败的小院,突然叹了口气,她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加州清光和江雪,“为了躲避我所以住在这样的院子了吗,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完,她大步进了院子,一把推开大门,熟门熟路的闯进一间最大的和室,对着里面目瞪口呆的付丧神们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审神者,你们可以叫我南国。”
  一群付丧神紧急拔刀,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可当看到后面匆匆跟进来的清光和江雪,里面的诸位都有了一种:你们是不是叛变了的心理。
  在江雪解释了是他邀请南国来的之后,各位终于能收好刀,好好的坐下来谈谈了。当然,是在忽视面前这一群付丧神紧张而阴郁的表情,和随时要拔刀的姿态的情况下。
  南国环视了一圈,之前见过的鲶尾和骨喰都在,前者还一副想过来和她说话的样子,但被旁边的骨喰给按住了。还有那个高个子帅哥太郎太刀也在,不过,他旁边一个一副花魁打扮的妖艳贱货是什么鬼啦!情敌吗?不是说都是刀剑“男”士吗?(那是你还没见到乱酱)。
  南国觉得还是自己来打破尴尬好了,她正襟危坐,开口到,“各位也知道了不久后会有……装修队来,嘛,所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告诉我哦。”
  又想了想,她解下腰间的刀,往面前一放,继续说到,“在我第一次拿起真正的刀时,就有人告诉我,'刀即是你的生命,你要活成一把刀',”说到这,南国眼神暗了暗,但很快抬起头坚定的说下去,“我也是持刀之人,对于刀剑的态度和重视程度和一些垃圾审神者是不一样的。所以,请让我为你们负担苦恼吧。”
  面前的付丧神们听完这段话,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持刀之人”的审神者,明明是处在该撒娇可爱的年纪的少女,脊背挺直而目光坚定,活脱脱一振出鞘的利刃。一把,染过鲜血的利刃。
  南国忐忑的看着面前的付丧神们,这几天她思前想后,之所以选择打直球的方式,是因为她了解刀,刀是用来杀敌的,是用来染血的,就算拥有了人身,能感知人间情感,但他们的本性仍然拥有着属于刀的的骄傲。所以,就让她来给予他们这种久违的被当做并肩作战的伙伴的骄傲吧。
  江雪突然倾过身子,询问南国,“您的刀,可以借我一用吗?”
  “好……”
  江雪拿起地上的刀,缓缓起身,姿态优雅的拔刀出鞘。
  一道银光几乎是照亮了光线阴暗的室内。随着刀剑的嗡嗡鸣响之声,面前的付丧神们本能的紧张却兴奋起来,这是一振危险而美丽的刀。在鲜血的浸染和主人的悉心呵护中变得愈来愈美丽而危险的刀。
  “这样的刀,足以反应持刀之人的心性了。”江雪收刀,就算是爱念叨“和平和平”的他,也是一振刀啊!
  南国接过江雪递来的刀,对着面前的付丧神们展开灿烂的笑颜,“要和我并肩作战吗?”
  “就算是暗堕刀也拥有和您并肩的机会吗?”一道低沉而好听的声音从角落传来。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付丧神缓缓站起,明明是少年身形却拥有这样的声音,付丧神抬起紫色的眼眸,看向南国。
  药研藤四郎。
🌙🌙🌙🌙🌙🌙🌙🌙🌙🌙🌙🌙🌙🌙🌙🌙
  妈呀,终于写完4000字的读书笔记来码文了。
  真是让我体会了没有爱就写不出来的痛苦感了啊。
  这里开始南国和付丧神们就要赤诚相待了!(并不)
  药研讲的暗堕刀指一期尼,并不是自己,你们看他的眼睛还是紫的呀!
  这文没有大纲……只有简单思路,所以……我努力不跑偏😂😂😂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