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彦💎

总之是条咸鱼,杂食

刀剑乱舞.此物最相思⑥

all婶向
暗黑本丸 ooc预警!!!
甜虐参半的剧情文?(讲的像你这种脑子能想出什么好剧情一样!!)
👇👇👇👇👇👇👇👇👇👇👇👇👇👇👇👇
  这还是南国第一次看到暗堕刀。
  面前本来应该刀解了的太刀正用一双红色的眸子注视着她,胸前和背后的骨刺显得各外诡异和可怕。
  这就是那个粟田口的大家长吗?据说很温柔的一期一振?
  真是……大麻烦啊,居然暗堕了还能藏这么久,南国开始为自己夸下“就算是暗堕刀也是我的伙伴”的海口而头疼。嘛,当务之急应该是处理暗堕吧,开玩笑,要是她现在退缩后面一群虎视眈眈的家伙一定会把她砍了的。
  “可以,让我碰一下嘛?”
  “啊,好的。”应该说还是半暗堕状况的付丧神立刻点头,声线温柔。
  南国抬手轻轻摸上骨刺,一阵腐化的气息传来,不过,在最深处,还有一丝丝干净的灵力在抗衡着。
  这样就好,半暗堕她还有办法,毕竟自己也只是个半吊子嘛。这样想着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身后是药研的声音。
  “果然不行嘛,让你们担心了。”半暗堕的一期一振失落的低头。
  喂喂喂!你们粟田口很喜欢玩兄弟情深的一套吗?南国及时打断两人的深情对话,“我没说不行啊,你们不要搞事!”
  这样说着,南国从怀里(你到底私藏了多少东西!)掏出一个红色的香囊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女孩子家用来练针线活的成品。
  她不由分说的把护身符往一期一振脖子上一挂。刚刚还不起眼的护身符顿时光芒大作,一团团温和的灵力包裹着一期一振,他身上的骨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
  !!!!后面的付丧神们露出了看到奇迹的神情,就算没见到过别家的暗堕手入,但绝不是这样简简单单挂个香囊啊喂!
  南国回头看了眼一脸懵逼的付丧神们,很鄙夷的想: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刀。(此处应有表情包)这可是那个家伙亲自制作的啊……在她还是审神者的时候,亲自制作的比万屋买的御守好上不知道多少的护身符!
  转过头,看到一期一振的骨刺褪的差不多了,眼睛也渐渐变成了金色……这个付丧神,眼睛原来是这种样子吗?挺好看的。
  南国忙收回自己的思绪,看着护身符的光芒减弱,便凑近,抬手将一期一振脖子上的护身符取下,却不自知自己胸口轻轻触到了一期一振的胸膛。
  她看着面前付丧神“唰”的红起来的脸,有些奇怪,是后遗症吗?这样想着伸手去摸了摸一期的脸。
  于是……红的更厉害了。
  在南国打算再次摸一把一期的额头时,一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咳,谢谢您……”
  “啊?没事没事。”南国宝贝的把护身符收起来,起身看了眼周围的付丧神,为什么气氛这么诡异?他们不应该高兴一点吗?众:别以为我们没看到你刚刚嫌弃的眼神!
  这样想着,她又抽出一叠符咒,往看起来格外不高兴的江雪手里一塞,“这个,可以暂时遮掩暗堕气息,你们留着用吧。”
  说完,她的视线停留在某位疑似情敌身上,“小姐姐,要一起来玩吗?”,露出了很和善的微笑。
——不久之后
  “嗝,什么,你说,你是太郎的欧豆豆?”南国差点失手打碎酒杯。
  “是呀~”花魁小姐(划掉)次郎太刀很满意的喝下一盅酒,他已经好久没畅快喝酒了,托这位审神者的福,(其实是某人酒后吐真言的计划),一下子喝了个够。就这点上来讲,他很喜欢这个审神者。
  “哦呵呵……”南国意识到是自己智障了,为掩饰自己懊恼的神色匆匆喝下酒杯里的酒。
  “我……喝不动了,剩,剩下的给你。”南国丢下一地酒坛子,晃晃悠悠的往卧室,哦不,粟田口房间去了。
  她身后看似烂醉的付丧神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晃晃悠悠的人,似乎不打算提醒她既然粟田口家大哥身体无碍了那么他们会住回自己房间的事。
  “噢,开喝吧~”嘛嘛,要是这个审神者再多买一点酒自己可能就会喜欢上她哟?
🌙🌙🌙🌙🌙🌙🌙🌙🌙🌙🌙🌙
国庆要结束了啊……又要回学校了
咸鱼躺
锻不到博多,捞不到千子姐姐
啊……非洲人在哭泣。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