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彦💎

总之是条咸鱼,杂食

刀剑乱舞.此物最相思(回忆杀)

请配合前文食用
玻璃渣预警  就睡前小虐一把
ooc预警
一期&审神者(cp感没有写出来……)
👇👇👇👇👇👇👇👇👇👇👇👇👇👇👇

  “嘶……”头皮传来扯痛感,虞红豆(南国的真名,你们还记得不?)倒吸一口气。
  “啊,”脑后握着头发的少女忙松了手,“抱歉,有点走神,弄疼你了吧。”
  虞红豆透过面前的梳妆镜和身后的少女对上视线,“没事,你……怎么了?”
  少女一边拢着虞红豆的头发,将不算长的头发费力的挽起来,一边开口,“我……想去做审神者。”
  “审神者?”那是什么。
  少女却没有回应对方话里的疑问,将红色的发带系在挽好的发髻上,“红豆你一定会一直支持我的对吧。哎,红豆的头发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
  虞红豆转头,看着面前温婉美丽的少女那被侍女精心盘起的黑发,以及发间缀着的珠花,低低“嗯”了一声,果然,她还是不适合这样美丽的打扮啊。
  “好了红豆,宴会要开始了。”端庄美丽的少女盈盈起身,动作优雅里带着一丝……坚决?
  虞红豆也跟着站起,手习惯性的按上腰间的刀,却发现因为要穿礼服所以已经卸下了。
  “好的,大小姐。”
  宴会……和自己一贯什么关系,自己只要和自己要守护的人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就好。
  她的大小姐……正聆听着家主还有夫人的话,然后……
  她说了什么?看口型是:“审神者”“脱离”……
  “父亲,我暂时不想订婚。我想去做审神者。”
  “对不起,但是我执意如此,就算……脱离家族。”
  啪——虞家主一巴掌打的少女侧过头,但是,没有改变她燃着火焰的眼神。
  少女朝父亲鞠了一躬,接着坚决的转身,往着离开的方向,迈步。
  “大小姐……”红豆一声呼唤卡在喉咙里。
  你要去哪里?
  那穿着华服的少女端着优雅而从容的姿态从自己面前走过去。自己呢,当时做了什么?好像,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不,要跟上去,如果让她这样去了那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结果结果会是……
  “别走!别走……”
  南国浑身一振,伸出手去,抓住那几乎要失之交臂的手臂。
  被抓住的人显然很意外,蓝发付丧神轻轻抽了抽自己被抓住的胳膊,抽不动。
  再看南国,还在梦中,但是已经泪流满面了。
  到底是什么让您这么不想放手呢?一期一振轻轻叹了口气,保持跪坐的姿势,任由自己的胳膊被拉住。
  这样悲伤,这样舍不得,这样歇斯底里……自己也是有的吧。一期一振想。
  就算被称为弟控,一期也不是拒绝让弟弟们上战场的,作为刀剑,本职便是战斗。
  但是……看着弟弟们从审神者的房间里出来,带着战战兢兢和身上的淤青,他第一次出生了违背主人的想法。
  不过,将这种想法付诸于实践的是左文字家那把厌恶战争的佛刀,那夜,
名为江雪左文字的刀染上了主人的血,只为了将自己的弟弟从刀解池边救下来。
  不久之后,等来的是时之政府的清缴部队。
  当他看到那为了保护主人而变得血肉模糊的几只小老虎时,他,一期一振,终于拔出了刀。
  是的,在这个世界里天下五剑也好,名刀也好,都是没了可以再锻的东西,所以,时之政府从不怜惜。
  最后……击退了清缴部队后,一期站在刀解池边,他知道胸前已经有了小小的骨刺。
  暗堕了。
  然后,他听到一声“一期尼”,之后就失去了记忆。
  是药研打晕了他。
  “哗——”拉门的声响讲一期一振从回忆里拉出来。
  “一期尼,我拿了醒酒药来,大将她……”药研端着一个碗。
  一期一振转头,抬起没有被拉住的手,轻轻将南国汗湿的碎发往耳边别了别。
  “还没醒呢。”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