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彦💎

总之是条咸鱼,杂食

Sun and Shade (现充独白虐)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Emily.Dickinson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
  我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我的。
  高富帅,洁癖,事儿多,毒舌,还有,同性恋。
  我一直知道。
  我的洁癖,是种病。我讨厌污渍讨厌细菌,说白了,我讨厌的是人。人的眼神,人的语言,人的气味,人的心。消毒水可以掩盖掉人的痕迹,麻痹我的感官。
  我的父母为我提供了优越的物质生活,同时要求我做到优秀,我如他们的愿,活的如同一个标杆。这个令他们骄傲的儿子绝不会是心理有问题的人,也绝不会喜欢上一个男生。
  而事实上,我,只是他们认知里的一个残次品。
  本以为,我的人生轨迹已经可以一眼望见底了。
  大学之后,我会获得一份优越的工作,然后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结婚,生子,把优越而完美的人生过到人生最后一秒。
 
  欧阳出现了。
  和他的名字一样,就像是一个阴暗而逼仄,原本只有刺鼻的消毒水味的角落,斜斜的照进一抹阳光,明明没有窗户,但它偏偏从天而降。
  我就像一个没有见过阳光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光照到皮肤上的温度,也第一次觉得在阳光下飘荡的灰尘颗粒没有那么丑陋。
  我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那抹阳光下,阳光也温柔的回握了我。
  我欣喜若狂。
  这世上有很多人,但只有欧阳,只有欧阳会说,“我把外套脱了,你往我身上喷点消毒水吧”,“湿巾也给我一下,我擦下手和脖子”,“我现在可以过去你那边了吗?”,看,这个懒得不得了的宅男,这样坦坦荡荡,这样的适合我。
  欧阳除了性向,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人。
  只是因为对于活在黑暗里的人来说,阳光是一种毒pin。
  但是我甘之如饴。
  我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一束阳光。
  下一秒,它从我的人生中消失了。
  我又回到了黑暗。
👇👇👇👇👇👇👇👇👇👇👇👇👇
  我爬个墙
  因为实在是被这期戏精宿舍虐到了,但其实很不想打“现欧”的tag,因为现充的故事太真实了,刀刀戳心,我想他们最多成为:现充和欧阳。
  这句诗,一年前我还属于,“啥玩意?”的不解心态,但这一刻,它真的很贴切现充的心理。
  于是写了这篇。
  被虐到或者觉得无聊的小宝贝我表示抱歉,但是,这次心理独白我实在想写,就算文笔渣。
 
 

评论(2)

热度(7)